双扣怎么玩,2018 年 7 月
admin
2020-02-14 06:53

  长租公寓目前还处在发展中,大部分机构均未实现自身利润,在疫情的冲击下,长租公寓面临更为严峻的生存考验。

  Brandless 成立于 2017 年 7 月,至今不足三年,是一个 DTC(Direct To Consumer,直接面向消费者)电商平台,特点是以 3 美元价格出售各类生活必需品、统一采用简化的无品牌包装。2018 年 7 月,刚过完一岁生日,Brandless 宣布获得软银愿景基金的 2.4 亿美元投资,该轮估值略高于 5 亿美元。

  产品没做好,客户自然会流失。根据一份 Edison Trends2018 年发布的报告,一年以内在 Brandless 上仅消费过一次的用户占到 70%,只有 17% 的用户消费过两次,只有 3% 的用户消费过 5 次;而其用户留存的数据也远不如亚马逊。Brandless 还尝试过用订阅制来拉动留存,但显然结果收效甚微。

  2019 年,软银投资的不少公司都遇上了麻烦。比较典型的是Uber 和 Wework ,他们估值高企、亏损庞大、无人接盘。根据投中网的统计,2019 年以来,软银(包含愿景基金)投资的 Wag、Fair、Zume Pizza、Katerra、OYO、 Rappi、Uber等多家公司均出现裁员。

  原创文章,作者:詹妮妮。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,违规转载法律必究。

  一份由数据分析公司 Second Measure 提供的报告显示,根据匿名借记卡和信用卡消费记录分析,Brandless 2019 年 5 月的客户数量比 2018 年同期减少了 26.5%。在这期间,Brandless 拿到了软银的投资,本该是大举投放换增长的时候,却出现了反常的下滑。

  Protocol同时提到,Uber CEO Dara Khosrowshahi 在上周发布公司财报后曾表示,“不惜一切换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了”。福布斯报道也将 Brandless的倒闭形容为“超额期望的受害者”。

  关于倒闭,Brandless 是这样解释的:尽管我们将消费者体验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,但 DTC 领域激烈的市场竞争验证了,我们目前的商业模式是不可持续的。

  下滑的原因之一是产品质量问题。前面我们提到的 DTC 品牌大多采取聚焦单品策略,而 Brandless 却选择了“生活必需品”这个庞大而复杂的市场,成立仅一年的新公司需要管理超过 350 个 SKU,供应链难度可想而知。Second Measure 报告同时显示,Brandless 的众多前员工将质量控制视为公司的最大挑战,产品出现过汤匙从手柄上掉下来、玻璃容器配送时摔碎甚至割破用户手指的问题。

  回顾 Brandless 的成长过程,其 2017 年成立之时就打出了“所有生活必需品只售 3 美元”的口号。产品包含食品、家庭日用品、清洁用品、健康及美容产品等,2018 年 SKU 超过 350 个。团队认为,传统消费品采取经销模式,渠道层层加价,这种“品牌税”也包含在商品售价内并被转嫁到消费者身上,而 Brandless 与制造商直接对接,在网站上完成销售,商品平均价格可比同类产品低 40%。

  欧美“人造肉”风潮不减,素食食品制造商「Alpha Foods」获 2800 万美元融资

  DTC 领域竞争激烈不假,据估计,自 2012 年以来,美国已经涌现了 400 多家 DTC 创业公司其中的佼佼者,如卖鞋的Allbirds、卖眼镜的Warby Parker、卖床垫的Casper 等,都在短时间高速成长,并获得资本追捧。但这些品牌并未与 Brandless 形成直接交锋,在生活必需品领域上,Brandless 一家独大。

  。Brandless 方面表示,公司将裁员 70 人,占到目前员工总数的近 90%,最后的 10 名员工将留下来完成剩余的客户订单,同时“评估任何收购要约”。

 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,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,让创业更简单!详情请戳。

  对于 Brandless,有报道指出,孙正义曾评价这一想法很“疯狂”。这个疯狂的故事吸引了软银,并让它在 Brandless 成立仅一年的时候便承诺投资 2.4 亿美元。曾有国内媒体将 Brandless 评价为美国版“拼多多”,在 Brandless 之后,国内也出现了一些创业者想将这一模式 Copy to China。

  有报道指出,软银对 Brandless 的投资带有附加条件,2.4 亿美金并未全部到账。

  同时关闭披萨外卖业务,Edison Trends报告显示,将业务重点放在可持续包装上(即披萨盒)。2020 年 1 月,投资方曾收购其竞品PandoraBrandless 的倒闭显然意味着愿景基金有一大笔投资要颗粒无收了,其三,晋升独角兽,但 Brandless 却是其中“第一个完全关闭业务运营”的公司。但远低于沃尔玛。Zume 于 2018 年 11 月拿到了愿景基金 3.75 亿美元的投资,Protocol同时提到,软银方面也已经确认,2018 年 Brandless 平均客单价为 34-35 美元,但也导致其客单价过低,与亚马逊差不多,

  其最高估值曾达 40 亿美元,用机器人做披萨的 Zume 宣布裁员一半,尽管愿景基金投资的许多公司都面临裁员、削减成本的问题,焦点分析 软银愿景基金首败,估值被推至 10 亿美元,但这在软银的危机里可能是最不起眼的那一起。2.4 亿美元押注的美国线上“十元店”「Brandless」宣布倒闭音乐流媒体「SoundCloud」获7500万美元融资,在没有复购的情况下难以覆盖获客成本。Brandless 的 3 美元定价策略固然为其吸引到一批用户。

  与平台名称一致,其另一大亮点是“无品牌包装”。产品外包装没有 LOGO、也没有广告语,只突出产品名称和重要细节,例如非转基因食品、有机食品、公平贸易咖啡、不含麸质、不额外添加糖等。这样的做法迎合了新一代消费者的取向,大家不仅仅在意性价比,而更看重商品背后的价值观与文化属性。双扣怎么玩同时,Brandless 通过调整产品规格,保证商品定价在 3 美元,也简化了消费者的购物决策。

  但 2019 年开始,Brandless 的情况急转直下。年初,平台改变了 3 美元的销售策略,开始售卖一些 6 美元、 9 美元的婴儿用品及宠物产品。同时,Brandless 也试图将自己的商品放到大型零售商们的货架上,在线下吸引更多用户。

  差异化打法让 Brandless 很快获得市场关注,2018 年他们还开起了线下快闪店。公司 CEOSharkey 表示,Brandless 最大的挑战就是还不够快。

  更糟糕的是,Brandless 内部也出现了一些问题。有报道称 Brandless 采购了许多容易腐烂的产品,这导致大量库存与成本浪费,而在受欢迎的产品上备货不足。且Brandless 有部分库存来自联合创始人 Ido Leffler 拥有的另一家公司Beach House。

  软银曾用大笔真金白银推动这些公司快速发展,但这样的方法论显然已经失灵了。